轉載自 台灣立報

文 / 丘延亮(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副研究員

從台大「城鄉所」的成立到退(頹)化為城事規劃(鬼話)所,到文化研究學會2006年年會「城流鄉動」的無以明(名)之題旨,讓我們見識到了:「鄉」在台灣社會實驗和認知上已經空洞化成了一個欲棄還藏,欲忘且騷的名目樣章(token)和托詞物件(Object of lipservice)。

心「鄉」的淪喪

dawogrou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