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賞HD高畫質:http://vimeo.com/14108334

文/黃志翔(大我文創執行長)

陳大誠,台灣紅十字會汶川專案主任,2008年512汶川地震發生後,他投入紅會的搜救隊進入災區,雖然只有短短數日,卻是他此生最難忘的回憶。問他,離開川震災區、上了飛機時,心中有何感受?陳大誠才說了兩句就說不下去,哽咽了,良久,他才說,雖然搜救隊22個隊員都盡力了,但心中仍有個遺憾,沒能救出生還者。

其實,災後餘震不斷,搜救工作本身即是一項高度危險的任務,來自台灣的搜救隊在冒險犯難之餘,承受的其實是隨時可能遭遇不測的風險,而他們心中掛念的就是救人、救人、救人,這唯一的執念。面對陳大誠的陳述,大我攝製組的伙伴,內心的衝擊難以形容。看到那麼多紅會志工至今仍堅守兩岸災區陪伴災民,日復一日,我們同樣感動,同樣難以形容。

其實,不只這些。從2008年的512川震到2009年的88風災,有許多事情都是難以想像、也難以形容。

512川震,台灣民眾對大陸捐款估計超過六十五億新台幣以上。其中,透過紅會捐給大陸的善款近三十萬筆,高達十六億新台幣,約占整體捐款的25%。如果這三十萬筆就代表三十萬個捐款人以及三十萬個家庭,捐款給川震的台灣民眾估計超過百萬人,或許也超過百萬個家庭。這是個非常驚人的數目。

88風災,大陸民眾對台灣捐款估計超過五十億新台幣以上。其中多半都是小額捐款,以致捐款人數多到難以統計。紅十字會蘇瓊華大姐表示,八八風災時她人在四川,當時她親眼看見到處都有人替台灣的八八風災募款,無論行人或小學生,只要行經募款箱就丟錢進去。這一幕,讓蘇大姐很激動。

海峽兩岸從1895年日本割台之後,歷經百年離斷,歷經敵對仇視,即使近年來情勢稍見緩解,兩岸對彼此的瞭解其實都還算貧瘠,如今卻因著兩場天災蔚起了兩岸人民之間宛如排山倒海的關懷之情,讓人始料未及。若說,捐款額度可以量化,捐款人數可以量化,但兩岸人民流露的真感情卻遠遠難以量化!

這股難以量化的人民力量,堪稱海峽兩岸百年歷史中最重要的事件,這個事件也展現了海峽兩岸最大的正面價值。衡諸許多政治爭議、意識形態籓籬,它舉重若輕,無須言說、無須鼓吹、無須點醒,輕舟已過萬重山。

台灣對大陸的捐助,我們在川震災區看見的頂新小學、慈濟小學等等,皆以捐助單位名義立碑署名,但在台灣這一端,大陸捐款投入的橋樑校舍的重建,包括高雄溪洲大橋、六龜高中、甲仙國小、屏東伊拉大橋、南投仁愛鄉多功能會館等等,據台灣官方表示,由於重建項目經費多是混合分配,而且「技術上」難以安排,因此不會做邀請參觀安排,也不宜立碑紀念。

這算是一種政治考量嗎?這種考量又是從何而來?去年八月,大陸援台一千戶組合屋,初抵台時,某些政治人物質疑組合屋有毒,經營建署化驗後証明前述指控純屬謊言,如今這些組合屋已交由紅十字會搭建於六處,共計228戶,散佈於嘉義、高雄、屏東,成為災民暫時安置的中繼屋。政治人物的偏見,反映了台灣長期以來的泛政治化傾向,較諸於人民展現的自主力量,台灣的政客其實遠遠落後於人民,且是舉輕若重。

兩岸人民捐給彼此的善款,如今仍持續投入兩岸災區的重建工程。舉凡心靈重建、物質重建、生計重建,無論惠及的是男女老幼,無論投入各種軟硬體建設或學校、橋樑、公共工程,這每一樣都內蘊著兩岸人民之間最真情至性的愛心與關懷。大陸的四川、陝西、甘肅,台灣的南投、嘉義、高雄、屏東、台東,這空間場域不僅是一幅又一幅的災區地圖,還是一幅又一幅動人的真情地圖!

它同時還是一幅又一幅紅十字會諸多志工眾志成城的行動地圖。博愛,人道,志願服務,這是紅十字會的宗旨。紅會志工宛若一支沉默的隊伍,他們永遠說的不多,就只是做,實際的做。但,這卻也讓我們深深體認,紅會就像前述的人民力量──有時候,實踐勝於雄辯,奠基於實踐的沉默,才是最堅實的力量!

   延伸閱讀

 

《我不只是一個人》作品11號:紅十字會篇(上)

【大我文創拍攝日誌—阿里山‧山美‧達娜伊谷】

【大我文創拍攝日誌—阿里山‧樂野】

【大我文創拍攝日誌—四川雅山市中峰鄉】

永不放棄任何可能生還的機會─紅十字會志工莊志強搜救手札

「山林永續‧生計重建」紅十字會與農委會簽署災區山林復育合作備忘錄

無情的風災,有情的社會,養生做公益

創作者介紹

我不只是一個人

dawogrou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