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王坤煌 (六龜產銷班第41班班長)

 

八八風災造成傷害就像山頂滾落的巨石,傷害只在一瞬間。

重建卻是一條漫漫長路。


 

 長久以來,農民已經習慣面對自然災害。

 每次災後詢問農友災情,

 我從農友身上聽到的一句話:

 「老天爺要留多少給我們是我們的福報。」


 

 看似消極順應天命,

 其實,在很短的時間內,大家又開始著手清理農園,

 整理殘破的土地。



在各界朋友的帶領下,農友含著感恩的淚水帶著堅毅的微笑。

學習推這一顆特別大的巨石。

 

昨天,民視新聞的記者打電話來。

說今天要來採訪。

 

問的問題是:

目前災後重建的進度到哪裡了?

縣市合併後,災民有沒有擔心的事項?


莫拉克走後,凡娜比來。

我們一直在反覆推動著這塊巨石。


六龜大橋好了,似乎就有了一些生機。

然而,新開不老一線還是殘破不堪,

寶來溫泉區也是如此,

相信市府團隊也會看見這嚴峻的問題,畢竟這裡還是有很好的地方,也都有村落。


 

小風災依然會來

但凡那比那樣的颱風還吹不熄我們重建的意志


 

樹倒了、扶起來;招牌破了,重新做好。

再次重建的時候,我們其實要更上層樓才行。


 

其實,世代在山溝裡生活的人民,自然要有不斷對抗災害的認知。

只是這次災害來的太猛、太劇烈。


 各方協助的重建,目前依然如火如荼的進行。

 從我這裡望出去,看到的是美麗的花園,以及漫天的砂石車。


 玫瑰依然燦爛。

 大學時,楊翠教授是我的歷史老師,那時談著楊逵的"壓不扁的玫瑰"時,

 只是對東海的玫瑰園留下印象以及嚮往,

 不知道楊逵的玫瑰園背後蘊含有著這樣堅毅的精神意義;

 88水災後一個月,當玫瑰又再次盛開在土石堆時,

 我才明白。



 台灣的土地很小,六龜的土地也不多,

 在重建的過程中,我們要的不是與天地自然抗爭,

 而是在僅剩安全的土地裡生活與自然山林發展。


 我們擔心的不是市府不再投入重建資源。

 擔心的是建設的東西不具前瞻性、未來性,是不是與氣候環境做好通盤考量?

 是不是具有六龜的地理環境特色?

 災後,我們更懂感恩,

 也更珍惜僅有的。


 留在六龜的人很愛這塊土地,畢竟是先人辛苦傳承下來的。

 其實,生活在六龜跟在市區有很大的差別。

 六龜步調是舒緩的、是農業的、是自然的。


 生活雖然不容易,要很努力克服所有的課題,

 我們懷著勇氣跟田園夢來到山城。


 然而,地球的氣候在變,

 或許未來仍舊是受災與重建的過程。


 但是,請繼續支持農民們的努力,

 路通了、橋好了,我們會開創出新的一片未來。 


 

《城鄉牽手.走出八八》 ~大我雲端市集台北展示會~

 十二月十一日,是六龜農民會一直記在心底的一天,

 好多好多滿滿的感動,

 集合多方的力量與協助,

 這場活動才得以順利舉辦。


 

簡單而有力的開場,與會的來賓是這麼的大力贊助,志工同學、朋友這樣的幫忙,都是集合無數的愛心與心血,

在在都讓農友非常感動。


彷彿 我們把巨石推到了台北城。

一時間,

城鄉之間有了緊密的聯繫......


 

活動完滿了,

巨石依然得要繼續推動。


 

不過,我們知道。

我們不只是一個人!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創作者介紹

我不只是一個人

dawogrou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