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自  部落格 ‧ 賽門說

文 /  賽門

芒果從六龜寄來了。剛剛我才從警衛室提上來,小小一箱也有10斤重,挺沉手的。雖然再等一兩天味道會更好,我手一滑就開了箱,金煌的香氣並不逼人,我拿起碩大的一顆,湊上鼻子深吸一口。夏天的味道。


--

記得在上一份短命工作時,有天同事請我畫張海報,是關於南部某所教育機構成果展的。我想了想,畫了兩顆芒果上去。鮮紅飽滿的愛文芒果。這大概是夏天的本能反應。

小時候我非常愛吃芒果,青筍筍的土芒果可以一連吃上四五顆,長大後家裏開了水果店反而少吃。水果店沒裝冷氣,炎夏時得靠鐵皮屋頂上唧唧噴灑的水柱降溫,悶熱到一走近芒果區就聞到它們求救般的濃烈香氣。那時我鮮少注意金煌,畢竟它不那麼香又過份巨大,像是不善表達的傻大個,只能待在角落直到舞會結束。

後來水果店關了。永康街的芒果冰成了觀光客的最愛。颱風來了又來,山區坍了又坍。我跟著數位文化協會團隊進到高雄六龜,登高一望,腳底下荖濃溪在淤塞沙洲間流動。聽居民敘述八八風災時溪水漲到多高,不敢置信。

金煌芒果的母株就在鄰近。民國55年由六龜黃金煌先生研發出的金煌芒果,最盛時曾有一斤超過百元的賣價。金煌果甜,很早就須施以套袋法避免蟲害;又與其他芒果不同無法任其在枝頭上熟成,必須在青色硬熟果時就行採下,再以電土(碳化鈣)催熟。如此呵護種植出來的金煌芒果果肉豐厚,纖維細緻,皮籽俱薄,結果呢,被嫌太大顆、吃不完。

如果我是農民,應該會上PTT發文罵幹吧。

躲在棉被裡催熟的金煌芒果

我不是農民,應該也永遠當不成農民,我無法像他們那樣將所有時間與精力投注在作物身上,更別說要面對豐收導致貶價、歉收又不利外銷的左右為難,以及風災後一甲地只剩6株果樹的慘狀。這也證實了荒川弘在「百姓貴族」裡說的:農民實在是地表上最堅強的人種了。


--

穿過中鋼捐贈、厚實鋼骨結構充分展現詭異美感的新發大橋,我們來到六龜水冬瓜的芒果園。雜草密佈,因為得等果實採收後果樹休息期間才能施藥除草、不使藥物殘留在果實內。溽暑蚊繁,果農大叔穿著兒子以前的國中長袖制服,順手解下一顆金煌的套袋,青色果實飽滿結實得像巴西嘉年華會上的屁股。

隨後大叔邀請我們入屋,削了顆帶黑斑的金煌給大家吃。「歹勢,這揀剩的卡歹看。」但一樣好吃。金煌甘甜果肉自有一種Q彈口感,很容易一口接一口停不下來。怪不得當地人從不嫌它大,因為一顆切對半,兩個人剝皮大口品嚐嘟嘟好。

然後他們點起菸,說著風災時聯絡橋樑幾乎斷個精光,六龜各地還真如其名龜裂成孤立區塊,那座新發大橋就是中鋼吸取教訓,卯起來用大量鋼骨強化結構,避免再度被沖毀。回程時,再沒有人嘲笑那座橋。

 

觀賞HD高畫質:http://vimeo.com/24822568

 

--
台灣人念舊。金煌源自六龜,即使現在要面對其他地區與品種之間的競爭,六龜人依舊在烈日下辛勤檢視,堅持住金煌芒果自豪的品質。台灣人也很健忘,容易忘記政客的朝令夕改,忘卻災害帶來的挫折,他們一袋一袋套住飽滿的金煌,一代一代傳下去。

在這個連喝奶茶、看漫畫都不得安穩的年代,他們是不讓台灣成為鬼島的一份力量。

想到這裡,從此我吃金煌芒果再也無法客觀了。我會永遠記得種出甜美果實的黝黑大叔,輕快說著恐怖的災難。記得被蚊子叮的地方不時癢上一陣子。還有電風扇唧碌碌地轉。芒果好甜。

就跟每一個,台灣的夏天一樣。


--
本次承蒙下列團體協助執行:

主辦單位 社團法人高雄市六龜重建關懷協會

執行單位 (六龜)八八企業社

協辦單位 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總會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企業永續發展協會
     台灣企業永續論壇
     富邦文教基金會
     台灣微軟股份有限公司
     中華新文化發展協會
     互利購購物商城
     夏潮聯合會
     兩岸犇報
     財團法人中華電信基金會
     財團法人華碩文教基金會
     社團法人台灣數位文化協會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資訊社會推廣協會

義務策畫   大我文創工作隊


相關採購和芒果資訊:
  雲端市集:http://cloudmarket88.pixnet.net/blog  
  露天拍賣:http://class.ruten.com.tw/user/index00.php?s=cloudmarket88  

 

 

原文出處:賽門說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我不只是一個人

dawogrou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