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范達娜 • 席瓦(Vandana Shiva)  譯 / 唐均

上海人民出版社 出版

當地市場和當地文化讓多種多樣的作物在我們的田間繁盛生長,讓農戶能夠繼續開發更多的品種,保存種子和作物品種。經濟系統的形態,決定著植物物種如何被使用,同時也影響到哪些物種得以存留下來,哪些物種會瀕於絕滅。

    隨著全球市場取代地方市場,單一種植也就取代了物種多樣性。以前,中國種植了1萬個小麥品種,到20世紀70年代就已下降到1000種;今天,存留下來的墨西哥玉米品種只有20%;在美國一度生長著7000多種蘋果,其中6000多種現在已經絕滅;在菲律賓,農民過去培植了數以千計的傳統稻米品種,而到了20世紀80年代中期,兩種綠色革命改良品種就佔據了整個稻米生產區域的98%。

    1996年,聯合國糧農組織(FAO)召開植物基因資源的萊比錫會議,這次會議確認,引進新的作物品種是物種多樣性和自然種子大規模流失的一個最重要原因。但事實上,多樣性的破壞不僅是單一種植造成的,更是因為壟斷。

    單一種植和壟斷

    產業化的農業推動了單一種植,因為它需要以此來滿足對生產的集中控制和對食物的集中分配。這樣,單一種植和公司壟斷相互得以強化。今天,三個過程在同時強化對種子,也就是食物鏈第一環的壟斷控制:經濟集中、專利和智慧財產權以及基因工程。

    孟山都公司早些時候就通過與Agent Orange的聯合認識到這一點,今天,它佔據著種子產業非常大的份額。在1995年到1998年間,孟山都公司花費了80多億美元收購其他種子公司:它取得了卡爾基因的控制權,這是一個以加利福尼亞為基地的植物生物技術工廠,曾開發出「保鮮(Flavr Savr)」番茄;1996年,孟山都以1. 5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W. R. 格雷斯的一個子公司——艾格瑞斯特生物技術;1997年,它以2. 87億美元的價格從聖尼斯手中收購了雅士哥。

    1997年11月,孟山都公司以30倍於市場價格的鉅資收購了霍爾頓種子公司(Holden Seeds)。據估計,美國有21%~30%的玉米播種面積用的是霍爾頓種子。1998年5月,孟山都公司斥資23億美元接管了美國第二大玉米企業迪卡布(Dekalb),這使得孟山都公司成為玉米市場中的龍頭老大。

    花費了18億美元,孟山都公司又購買了台達松景蘭德,這使孟山都公司從此擁有美國棉籽市場85%的壓倒性份額,以及在棉花種植行業的全球優勢地位。現在孟山都公司也已擁有美國農業部(USDA)與台達松景蘭德的聯合專利,該專利被稱為「終止子技術」(terminater technology),是一種生產不育棉種的方法。

    1998年7月,孟山都公司花費5. 25億美元購買了聯合利華在歐洲的小麥育種企業。這一收購行為是其推進基因工程小麥生產和銷售壟斷化的一部分。孟山都公司還以24倍於市場價值的代價收購了印度最大的種子公司——馬哈拉施特拉雜交種子有限公司(MAHYCO)的巨額股份,並建立起孟山都公司—馬哈拉施特拉雜交種子的合資公司。據孟山都公司的傑克 • 甘迺迪說,公司計畫「大踏步邁進印度的農業領域,馬哈拉施特拉雜交種子有限公司則是很好的工具。」斥資14億美元,孟山都公司購進了嘉吉公司在中美洲、拉丁美洲、歐洲、亞洲和非洲的國際種子貿易業務。

    與孟山都公司一道控制種子、殺蟲劑、食物、藥品以及獸醫產品企業的是諾華公司(Novartis),該公司是通過山道士、汽巴嘉基製藥以及安萬特合併建立起來的,而安萬特又是通過阿斯特捷利康和杜邦的合併建立的,其中杜邦已經完全收購了世界最大的種子公司——先鋒國際基因(PioneeHibred)。杜邦的該次收購行為曾被《華爾街日報》評論為「有效地將美國種子產業劃分為兩大塊:一邊是孟山都,一邊是杜邦。」

    終止子技術背後的邏輯:基因工程的全面控制

    1998年5月,美國農業部和台達松景蘭德公司宣佈對一種新型農業生物技術進行聯合開發和專利控制,該技術被溫和地表述為「植物基因表達控制」(Control of Plant Gene Expression)。這項新專利允許專利持有人和授權使用者,通過有選擇地配置植物DNA來殺滅自身胚胎的做法,製造出不育的種子。這項專利已經在至少70個國家獲得批准,被應用於所有的植物和種子。作為一個政府機構,美國農業部通過出售這些種子可獲得5%的利潤,這被視為「種子政策」自身的一部分。

    結果如何呢?即使農戶在收穫後保存好這些植物的種子以備日後種植,這些種子卻永遠不會發芽。於是,無論豆莢、番茄、胡椒、麥穗還是玉米棒子,從根本上說都會變成種子的停屍房。這樣一個系統就迫使農戶每年都要從種子公司購買新的種子。國際鄉村發展基金以及其他組織稱這種方法是“終止子技術”,宣稱它會危及農戶的獨立性和第三世界國家中十多億貧困農戶的糧食安全。

    根據美國農業部科學家麥爾文 • 奧利弗(Melvin Oliver)的意見:

    我們需要的是一個能夠實現自我防護的技術系統,而不僅是通過法規和法律性障礙來防止農戶私存種子,也不僅僅是要盡力阻止外國利益群體來竊取技術。

  分子生物學家現在正在檢查這種限制功能脫離作物染色體組後的危險性,這一功能已經開始侵蝕周圍的開花作物或者是附近田地裡野生的相關植物。自然界具有令人不可思議的調節力,而且人類技術也從未在如此大的規模層面上得到檢測,這種終結後代的成分擴展到周圍糧食作物或者自然環境中的可能性就是一個嚴峻的話題。種子植物不育性的逐漸擴散就會導致全球性的危機,這種危機最終會波及這個星球上更為高級的生命形式,包括人類在內。

    根據國際鄉村發展基金的報告,「如果終結技術得以廣泛應用,它將使跨國種子公司以及農業化學工業獲得前無古人而又極具危險性的力量,它們將控制全世界的食物供應。」據國際鄉村發展基金估計,到2010年,這種終結因素以及相關種子的市場就會佔據全球商業種子市場80%以至更多的份額,每年獲利200億美元。

    第三世界國家的政府和農戶已經在拒絕這一「基因控制」技術:印度政府也聲明不會允許這種終結技術進入印度;世界上最重要的農業研究系統——國際農業研究協調組也已表態說堅決不會在其育種作業中使用該技術:為回應孟山都公司策劃發起的廣告「讓新的收穫開始吧」,非洲各國政府提出聲明:「讓我們的收穫繼續吧」,聲明中寫道:   

    我們並不相信這些公司或者這些基因技術會幫助我們的農戶生產出21世紀需要的食物。相反,我們認為這些公司和技術會破壞農業多樣性、破壞當地的知識、破壞我們的農戶歷經千載歲月發展出的可持續性農業系統,因而我們也認為這些公司和技術會摧毀我們養活自己的能力。

    據作家Geri Guidetti說:

    在此之前,人們從未創造出這樣一種隱含著危險性而又影響深遠的「完美」計畫,這項計畫能夠控制人們的生計、糧食供應,甚至所有人類在這個星球上的生存。這個計畫只需厚顏無恥地實施一次大範圍打擊,人類就會無可挽回地失去植物到種子再從植物到種子的迴圈圈子,而正是這個圈子養活了這個星球上大多數的生命。不買種子,就沒有食物。終結技術是輝煌的科學,也算是一樁有爭議的「好生意」,但是因為它跨越了界限,跨越了天才和瘋子之間脆弱的界限,它是危險而糟糕的主意,應該被禁止。永遠終結。

    第三世界農戶在播種時會祈禱:「願這種子綿綿不絕。」另一方面,孟山都公司和美國農業部卻似乎在說:「願這種子斷子絕孫,我們的利潤和壟斷才會綿綿不絕。」

    跨國公司聲稱這種技術是必需的,這樣它們才能收回投資。但是這種說法就等於說,武器製造商必須被允准出售武器,而核工廠應該被允准自由製造核彈。作為人類,我們有義務保存這個星球上的生命,我們有責任制止針對社會和環境基礎的某些行為,不管利潤有多少。

    面對國際上的譴責,孟山都公司在1999年10月宣佈,它將停止將終結子技術商業化的計畫。然而,孟山都公司還將會繼續發展其他危險性的技術來控制種子。

    種子剽竊 

    種子和作物向來被認為是生命更新的源泉和繁殖力的體現。在亞洲,稻米已經成為文化認同的一種重要資源。

    稻米在亞洲是作為一種食物資源得到不斷發展的。亞洲稻米有兩個亞種:印度亞種和日本亞種。日本亞種更矮更圓也更透明,而印度亞種長得更高,穀粒更細長,烹煮時會分離開來。

    在日本,稻米和稻田非常重要,它們隱喻著「自我」。據《稻米即我》(Rice as Self)的作者Emike Ohnuiki Trerney所說:「農業儀禮模仿著一種贈禮交換的宇宙迴圈,在這個迴圈中,新的稻米是對神賜予的原種的回饋。」

    在印度,稻米被等同於生命氣息。在綠色革命引進單一種植業毀掉物種多樣性之前,印度生長著20多萬種稻米。這些本地稻米品種歷經旱澇不斷進化,在高地和沿海生態系統中繁茂生長,不但味道好,還有藥用價值。

    在印度次大陸,巴斯馬提香米生長了千百年,見諸古代文獻、民俗資料和詩歌。這種自然散發香味的稻米品種一直被印度人視若珍寶,為外國人所覬覦。

    印度和巴基斯坦農戶對巴斯馬提香米諸品種進行多年的研究,培育出一個種類多樣的巴斯馬提香米品種系列,其優良品質來自這些農戶日常生活中的育種和創新。今天,印度已有27個有案可稽的巴斯馬提香米品種,自然種子保護計畫——九種基金會已經保存、收集並分發了14個巴斯馬提香米品種。

    近些年間,巴斯馬提香米已經成為印度增長最為迅速的出口產品。每年,印度生產65萬噸巴斯馬提香米,占印度稻米種植土地總面積的10%到15%,其中有40萬到50萬噸供應出口。印度巴斯馬提香米的主要進口國是在中東(占65%)、歐洲(占20%)和美國(占10%至15%)。印度巴斯馬提香米每噸價格850美元,是歐共體進口的最為昂貴的稻米。巴基斯坦巴斯馬提香米每噸價值700美元,泰國香米每噸價值500美元。

  然而,近期一項專利試圖剽竊農戶的創新,並將這項貿易壟斷化。1997年9月2日,基地設在德克薩斯的稻米科技公司被授予專利號為5663484的專利,這個專利涵蓋了巴斯馬提香米稻米的多個種類和籽粒。憑藉這個專利,稻米科技已經在市場上銷售商標是加斯馬提、得克斯馬提以及賈斯馬提的稻米。同時,這項專利還允許稻米科技在國際市場上出售在巴斯馬提香米名義下開發的所謂巴斯馬提香米新品種。

    稻米科技獲得專利授權的巴斯馬提香米品種原本淵源于印度巴斯馬提香米和包括印度諸亞種在內的半矮植株雜交。這些品種本是印度次大陸農戶歷經多個世紀的育種得來的,稻米科技雜交不同品種以混合巴斯馬提香米以及半矮植株的做法並非創新。這不過是任何熟悉育種技術的人都知道的老生常談的育種方法。然而美國專利和商標辦公室仍然授權稻米科技這項涵蓋面寬泛的專利,稱之為稻米科技的巴斯馬提香米及其育種「創新」,並稱它們產出的稻米是具有「類似性質或更優性質的巴斯馬提香米」。

    專利本來是授予那些使用罕見方法進行創新的工業發明的。然而,獲得專利的巴斯馬提香米雖然也被稱之為新穎,實際上卻根本就不是創新。稻米科技的巴斯馬提香米不可能既是創新同時又類似傳統巴斯馬提香米。通過雜交獲得其他品種既非創新亦非採用罕見方法。實際上,稻米科技的專利將派生當成是創造,將剽竊當成發明。美國專利辦公室保護的並非發明,而是生物剽竊。

    稻米科技的巴斯馬提香米專利透露出對生物資源授予專利中存在的問題。聲稱在植物品種方面取得發明創新,這一方面否認了大自然的創造力,另一方面也否認了農戶的創造力。要是繼續堅持對發明的錯誤認定,發明在實際中就會損害種植巴斯馬提香米的農戶的利益,因為他們侵犯了稻米科技擁有的專利。種植巴斯馬提香米的印度農戶將被迫付給稻米科技特許使用費。

    印度農業成本將會變得巨大。印度和巴基斯坦種植巴斯馬提香米的25萬農戶的生計將會受到威脅。市場壟斷將真正的創造者趕出了他們應得的地方市場、全國市場乃至全球市場。

    巴斯馬提香米的剽竊正是這樣一個例子,它反映出公司如何對第三世界的物種多樣性和本土創新成果主張所謂的產權,如何剝奪窮人在世界市場上賴以生存的最後一點資源。其他類似的例子還包括涉及胡椒、薑、芥子、印度楝樹和薑黃的專利。

,
創作者介紹

我不只是一個人

dawogrou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