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飛魚雲豹音樂工團提供音樂

 

《我不只是一個人》作品七號:勤和部落篇,兩首背景音樂—《牽牛歌》與《關懷歌》都是亞山、美珠與〈東埔文化工作室〉的朋友們所吟唱的。《關懷歌》收錄在飛魚雲豹音樂工團系列九的布農專輯中,聽著亞山在關懷歌中,諄諄地提醒大家,勿忘關懷祖先留下的土地與自己的親人,更能感受同是布農獵人的老杜對土地的感情。


《牽牛歌》

 

《關懷歌》

 

黑暗之心 系列九:布農專輯失去獵場的雲霧獵人  

 

 

2001416日清晨,一輛巴士自深山壑谷的東埔村出發,一路北上,群山亦從視線中漸漸消逝。

「以前我們也不會唱這些古謠,但是只要平常有活動,老人家會聚在一起唱,後來工作室成立,我們這幾個年輕人就開始跟著老人家學唱。」東埔布農文化工作室的美珠,害羞的談起當初是如何開始唱起古謠的。

巴士一下高速公路,便在台北這個城市叢林中迷了路,一進到錄音室部落工作隊的成員也不禁心疼他們的長途跋涉。

「聽老人家說,以前只要上山打獵,即使背負很重的獵物,從離部落很遠的地方就會開始唱古謠,讓部落的家人知道打獵豐收,我們就快到家了!」已經很久沒有打獵的亞山,低沈的聲音懷念著老一輩人的生活。

在錄音室內,隔離了外頭的聲囂,雖然不習慣透過耳機聽到其他人的聲音,但在時而流露的眼神中,彼此互信、扶持,控音室內一首首如天籟般的八部合音,不絕如縷,聽者無不動容。

「聽這些古謠會想到以前,過去祖先爸爸媽媽生活單純也沒有什麼外來的壓迫,現在聽到這樣的古謠會掉眼淚。」原本也會參與錄音的部落長老Dama daho,後來因為生病沒能來,特地拿初步完成的CD給他聽,他低頭看著正燃燒的火堆,語重心長地以母語向亞山發出這樣的感慨。

錄音室外,黑夜已經開始籠罩,pisi dadaiaz(關懷歌)唱到最後一段,美珠跟Humhum兩人的聲音嗚咽的唱著「.....被劃入國家公園,我們的山與土地被強佔了,不能開墾、也不能 狩獵。我好難過 我哭了 好苦 好苦 我受到歧視 更受到逼迫......」東埔布農族人用歌聲唱出他們的吶喊。

布農族的八部合音,很少用樂器,這次以口簧琴、毛利人的鼓和其他節奏的樂器,可以說是一次史無前例的嘗試」這張專輯的製作人--主惠,在幾個月無數次的嘗試中,努力突破。而這樣的用心,也得到工作室及老人家的支持。

從錄音室出來,已經是凌晨三點多,街道早已瞿黑,布農族的父母擔心一早起來的孩子沒人照顧,大家都堅持馬上要連夜趕回部落,因為回家的路,既黑且漫長.......

在張和平老鼠屎事件後,有一段時間在東埔村曲折的巷道,時時可以聽見「張和平,下台!」「張和平,下台!」一群孩子稚嫩的聲音齊喊著抗議的口號,或許他們還無法瞭解這朗朗上口的一句話,包含著布農族深沈的哀傷,但有一天,孩子們會循著這一代人的腳步,繼續捍衛著民族的存續與尊嚴。

這張古謠CD只是我們奮戰的一小步,將來要在我們傳統的土地上安居樂業,代代傳唱祖先的智慧,才是我們未來的大步!」一位布農族獵人這麼堅持著。


 

 前往 飛魚雲豹音樂工團 官網:http://www.abomusic.org.tw/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創作者介紹

我不只是一個人

dawogrou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