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轉貼自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網站,這篇文章記錄了2008年5月汶川大地震時,一名紅十字會志工的故事)

【5月12日14點28分,四川汶川,7.8地震】

【5月12日15點,台灣】
各家媒體爭相插播報導汶川發生大地震,我腦子嗡的一下,「九二一都沒有這麼大。」
 
【5月12日16點,台灣,彰化支會】
  手機響了,是老婆來電!「志強,四川發生大地震!你們紅十字會搜救隊會不會動員?」我說:「如果動員去救災你支持嗎?家睿剛滿月不久耶?!」她說:「這是大愛,是我們加入紅十字一直在說的人道救助精神!如果要去孩子我會照顧好!」
 
【5月13日10點30分,台灣,家中】
  緊急短信!大陸救災通知,需可參與救災5-10天人員待命等候通知!! 晚上開始打包個人裝備、行李,老婆也在一旁協助,看到床上孩子安心的睡容,比照一旁電視機裡四川的畫面,恨不得立即飛至四川展開救援!
 
【5月15日15點30分,台灣,彰化支會】
  手機電話鈴聲響起,「明天出發四川救災,預計5-10天。」心中熱血立即沸騰起來,跟周會長及總幹事報備後,也給家人打了個電話,「明天去四川災區,不用等我吃飯了。」妻子沉默了一下,說:「你放心去吧,不用掛念家裡。」
 
【5月16日20點35分,成都腫瘤醫院】
「我們想今天晚上就進去災區!」
「在這先休息,夜裡開山路,怕有餘震太危險,明天再進去!」凌晨0點10分,我們在成都紅十字會備災中心稍作休息。
 
【5月17日,棉竹巿區、漢旺鎮】
  上午先在市區總工會一處坍塌廢墟進行搜救,確認沒有生命跡象後,轉往離汶川震央不到30公里的綿竹市漢旺鎮。漢旺鎮已經成為一個巨大的廢墟,我們分成兩組各自帶著搜救儀器,一組帶著搜救犬進行,另一組進行人工搜索。
  「有人嗎?有人在嗎?」我們在廢墟上不停地大喊,邊喊邊聽,希望把握每一分鐘,為災民們創造一絲希望,可惜當天只找到幾具罹難者的遺體,標定遺體位置 後,就由當地軍方接手挖掘,隊員繼續前進尋找生還者。當晚,天空下起了大雨,一行人在鎮上搭帳篷過夜,半夜六級餘震,我們在帳篷裡養精蓄銳,也顧不得了。 當地仍然沒水沒電,並且開始出現屍臭。
【5月18日,漢旺東方汽輪機廠、漢旺鎮郊區山上】
  天氣炎熱,歐晉德指揮官要求去尚未搜索過的地方,對方說,鐵道兩旁一些低矮建築可能有機會,但經多次巡查、搜救犬仔細確認,又只找到幾具罹難者的遺體。
  回程路上接獲民眾請求協尋,得知受困七天的小狗還活著,相信在一起的女兒一定也還存活!但當救出兩隻小狗時,一股屍臭味也跟著流竄了出來。歐領隊將小 狗交予主人,難過的說:「對不起,我們來晚了!」女子的父親眼眶濕了,仍不住的道謝:「謝謝、感謝、台灣的搜救隊!!」這時我的眼眶也紅了。
  下午到鎮邊郊區搜救,山上樓房後傳來求救聲,隊友冒著生命危險進入廢墟察看,其後搜救隊在山上發現兩名行動不便的長者受困,搜救隊員助其下山後送到附 近救災中心診治。晚間當地傳出可能還有倖存者,指揮官請求台灣搜救隊協助,我們帶著乾糧,二話不說,連夜出動,持續展開搜救至半夜。雖然救難隊把握每一分 鐘,但由於黃金七十二小時已過,還是只找到幾位罹難者。
 
【5月19日上午,漢旺救災指揮中心】
  殘酷的現實讓人悲痛,巡查了幾天沒有發現生命跡象,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存活的機會愈來愈渺茫,只能跟指揮中心告知要撤離!走到大門正要登 車時,突然一位民眾跑來,問我們是不是台灣搜救隊?他女兒受困瓦礫中,兩天前還發出簡訊求救,大夥馬上搬下器材展開搜索,經過兩個小時,還是只找到罹難遺 體。搜救隊本想去山區最困難的地方,但當地指揮官表示, 因為山體滑坡,已經封山,台灣搜救隊再過去沒有多大幫助。
 
【5月20日上午,成都機場】
  大陸這次救災算是「亂中有序」,規模實在太大,「九二一都沒這麼慘」。要能運用現場有限資源,要有熟練的團隊,但災區這麼大,熟悉當地狀況的行政體系可能也遭遇慘重傷亡,作為現場指揮官真的很不容易。
  就要離開四川了,心情無比沉重!隊友們都很沉默,大家日夜辛苦,冒著日曬、屍臭,試圖在斷垣殘壁裡頭尋找一點點的希望,卻只挖出16具遺體,以及救到 兩隻小狗,多想再找到一個倖存者,再救出一條生命,但終究沒能再創一次「東星大樓」孫氏兄弟受困6天成功獲救的奇蹟,展開搜救的時間實在太晚了,足足慢了 5天。唯一可堪告慰的是,隊員真的努力過了,畢竟「豈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我心!」

原文出處:中華民國紅十字總會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創作者介紹

我不只是一個人

dawogrou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