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載自《台灣立報》

12月11日,一場名為「城鄉牽手,走出八八」的大我雲端市集展示會,在台北中正紀念堂劇院生活廣場舉辦,規模不大,卻寫下了幾個紀錄。

這場活動純由民間發動,結合了影像、劇場、裝置藝術等文化工作者,與災區組織共同主辦。開幕式由災民推著巨石出場,巨石隱喻六龜及阿里山鄉民長年以來與土石搏鬥的生命經驗,肆後,它轉化為薛西弗斯神話中的那顆巨石,由災民與台北市民共同推動,強徵災後重建工作亟需災與非災的彼此陪伴。開幕式實即一場大型行動劇,簡潔有力,渲染力強,參演者包括台北市民和以農民為主的災區民眾,計超過百人。

其實,活動在籌辦之初即廣獲非災區民眾的關注,以召募志工為例,短短兩日內即有140位志工報名參加,其中包括遠從南投暨南大學趕來的40位大學生和大陸學生,以及台北靜修女中的60位高中生。此外,活動當天,災區民眾遠從南部載運上來的生鮮水果,短短3小時之內即告售罄,台北市民的熱烈迴響,讓災區鄉親感動不已。

這場展示會由大我文創工作隊及高雄縣山城花語美好生活促進會主辦,後者是高雄六龜的在地組織,以六龜有機果樹產銷班第41班為骨幹;前者是一群影像及文化工作者,88災後即投入災區紀錄工作,災後迄今已在《我不只是一個人》部落格上推出15支系列短片。大我文創強調,影像只是起點,不是終點,企圖以影像連結社會群眾,推動災與非災的互助運動。日前的展示會,除了訴求「城鄉牽手」的主題,還強調鼓勵消費者直接向產地訂購,直接向生產者購買。

客觀而論,這場活動看似小而美,實則蘊含極大的內爆力。首先,是以影像為前導,以感性動力而不以說理,來報導災區民眾的小故事,感動了不少受眾;影像成為一種媒合的力量,連結非災區民眾、城市消費者、及各種社會資源,召喚他們共同投入一場互助運動,讓影像成為促進社會改造的公器。

其次,它有別於傳統服務性的社會運動,不只建立在泛泛的所謂人道主義關懷,也非建立於廉價消費、稍縱即逝的同情,它不只是非災區民眾的單向行動,還是結合了災區民眾的雙向匯流。舉例而言,主流社會對於所謂「文化創意」的定義,通常限縮於第三產業(服務業)或城市空間,總以為那是文化人或城市人的專利,但這場雲端市集展示會特地強調災區農民及手工藝者的勞動生產創意,琳瑯滿目的展演過程,每個技藝細節都足以讓城市人瞠目結舌,也顛覆了不少城市人既有的刻板印象。簡言之,活動的內容本身,即在實踐一種有別於主流社會的價值觀文本,重新建構人們對勞動價值的認同與肯定。

農業問題,是全球所有資本主義社會共同面臨的重大課題,其中包括工農部門之間的不等價交換關係、普遍重工輕農的發展政策、日益嚴重的生態危機等等;至於台灣農業的積弊沉痾,包括農民所得低落、中間剝削、產銷失衡、生態維護等,既有全球共通的普遍性問題,也有台灣特殊的歷史遺留,這些問題積累數十年,歷經藍綠政權仍無從解決,誠非一場雲端市集展示會所能改變。然而,若說社會實踐的要旨,即在通過勞農大眾的集結成力,蔚為長程的組織與運動,那麼,誠如主辦單位強調的,1211活動,就只是個起點,並指向一個由勞農群眾自主團結、改造社會的未來。

蓮霧與樹玫瑰嫁接、有機蔬果酵素製作、陶藝品製作,這些富含知識創意的生產技藝,隨時隨地都在台灣各個鄉間角落發生,但少為人知,如今在國家劇院廣場展出,意義重大。它不僅宣告農民早就從災後的荒蕪中站起來了,同時也向世人宣告,勞動生產及其價值觀,才是文化創意的母體。六龜農民和阿里山鄒族,就在首善之都的劇院廣場,為台灣做了一件很不一樣的事!

 

文章出處:《台灣立報》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創作者介紹

我不只是一個人

dawogrou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芸
  • 歲末寒冬
    看了你們的部落格 只覺得溫暖
    加油加油 災區的大哥大姊們!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