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73月,信義鄉鄉公所和南投縣政府為開發東埔溫泉,將布農族人從日據時代以來就一直使用的信義鄉第二號公墓編為「東埔風景區、觀光旅社區」,未經跟當地人充分溝通就擅自僱請怪手挖墳,粗暴地掘開棺木、隨意將骨骸裝入塑膠袋,屍衣和半腐的屍體則任其在炎陽下曝晒,引起很多的原住民抗議。
當時作為原住民族最重要的團結組織──原權會,為此深感震驚,並決定對此一事件發出怒吼、發動抗爭。此一詩作,便是在這樣的情境下,應運而生。
作者莫那能是第一位用漢字寫出台灣原住民族詩歌的原住民詩人,也是台灣第一位盲詩人。他不但用詩為原住民族的苦難發聲,更積極投入原住民族和殘障者爭取權益的運動,也因此,他的詩總是表現出台灣原住民族強韌的生命力,更深刻地描述出20世紀7080年代原住民族的集體記憶和遭遇,這使他的作品成為台灣原住民族悲慘而壯闊的史詩。

來自地底的控訴

/莫那能

我走向世紀之門
在這終結與起點
我卸下包括愛、恨、悲、歡之一切
通過大門
是無悔無爭的世界
在這裡我看見幾百年來
相繼來到的祖先
這個家是被尊奉的
永不遷徙的安息之地

那一天
突然地那一群東西
用十字鎬敲開我們的家
將我們的屍骨挖出撒落在地面
天啊!
這是什麼樣的劫難!?
什麼樣的懲罰!?
我們哀嚎、哭泣、呼喚
孩子們沒有看見,也沒有聽見
卻換來野鼠和烏鴉

滾開吧!
太陽!
你不去溫暖在陰暗角落裡顫抖的子民
卻來曝曬我們被支離的屍骨
滾開吧!
野鼠和烏鴉!
難道連你們都還要增加我們的苦難

終於第五天
孩子你們來了!
告訴我們這是怎麼一回事!?
當回答說:
我們妨礙風景區之觀瞻及地方繁榮
神啊!告訴我們
這是什麼樣的理由?
在我們的土地上
是他們妨礙了我們的安寧
還是我們妨礙了他們的觀瞻
孩子們!
你們的眼淚、昏厥
換得回我們被污辱的神聖戒律?
一個本來與世無爭的世界
對人世已無從煩心
然而今天
被十字鎬挖出、凌辱
我們的世界不再安寧
所有在這土地上的人們有義務聽
我們來自地底的控訴;
從開始
我們是快樂、榮耀的
曾幾何時
從海那一端一批批飛來貪得無厭的禿鷹
讓我們一步步退向山林
幸福啊!
歡笑啊!
尊嚴啊!
漸漸離我們遠去
剩下的只是
最後的懸崖
貧窮啊!
眼淚啊!
悲苦啊!
成了我們生活的全部

就說近年吧---
他們來到我們的土地
剝奪我們祖先賜給我們的名字
賜給我們身份證
卻把它們扣在箱子裡
丟給我們三民主義
卻使我們成了牛馬
賜給我們道德與倫理
卻姦淫我們的少女
凌辱我們的屍骨
賜給我們文化村
卻要我們的子女
在那裡慶賀我們的淪亡

孩子們
這是我們最後的時間
要用來確定
他們的專橫霸道
用來肯定
謹慎地捧起
我們重新煮沸的血液
記起我們的歌
我們的舞
我們的祭典
我們與大地無私的共存傳統

我們還要嚴厲地指責
那寧為走狗的族人
他們把自己變成馬桶的坐墊
當魚肉族人的人們坐享時
他們還要感激的說:
謝謝主人賜給溫暖

孩子們!
我們不再軟弱
這是我們最後的時間
要用來確定
他們的專橫霸道
而我們都已經知道
受傷的山豬
是如何來解釋公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創作者介紹

我不只是一個人

dawogrou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東埔挖墳與大埔挖田
  • 二十三年前發生在東埔原住民身上的事
    如今
    同樣為了開發
    政府再度粗暴行事
    上回挖的是人家的祖墳 
    這回挖的是農民的良田
    這個社會進步了什麼?

    為了竹科犧牲大埔─當怪手開進稻田中:
    http://www.dfun.com.tw/?p=2774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