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黃志翔(大我文創執行長)

若說,靜修的學生志工大隊得以組成,是因為她們想將社會關懷化為具體行動,她們既是學生、又是市民的身分,該以何種方式參與這場行動劇?她們同樣沒有表演經驗,不宜為她們設計複雜的肢體語言,那麼,能不能跟來自六龜和阿里山的鄉親們一樣,她們演出的就是她們自己?就是單純的學生、單純的市民,以單純的心思來到廣場上和災區同胞們相會?

於是,越來越多的想像出現了:玫瑰花,紅色的,88朵,學生穿梭在災區朋友之間,身影交錯,最後一起手牽手圍成一個大圈子......什麼話都不必說,她們只須獻花,無言地擁抱,即足以傳達一切。

圖像,越來越清晰。

新高負責撰寫行動劇腳本,他和淑雅數次到劇院生活廣場勘查場地,想像著行進動線、細節規劃,小至每個參演者的細微動作,大至全體參演者的進出場位置,他們反覆思量討論,腳本幾經修改,直至活動前一天,精準的腳本及執行計劃終於在劇場伙伴傅子豪的協助下,得以完成。

腳本的呈現,需要女聲旁白,我們找了《父後七日》女主角王莉雯來担綱。莉雯是金鐘編劇,也是我們多年好友,同時具備劇場經驗,12月9日,她先到工作室,花了半天的時間和淑雅討論種種細節,包括音調、聲音表情等等,為的是完美呈現那女聲旁白所需的自然與誠懇。

短短廿分鐘的行動劇,120人參與演出,為求精準,須有四位具備劇場經驗的志工協同指揮,在會場中引導群眾,這部分,淑雅又找來了曾令羚、黃月春、陳姵如和蔡朋霖,他們都是淑雅合作多年的好伙伴,不僅熟悉劇場的操作,而且默契絕佳。

為求有效溝通,黃金鈴負責與災區鄉親的行前協調,金鈴在籌辦期間扛下所有行政聯繫工作,每位災區鄉親的情況她最熟悉;為了鼓勵年輕人參加,大我的Uki(潘昱帆)導演不斷聯繫阿里山的朋友,使得鄒族青年終能陪同族人一起與會;為了紀錄整個過程,簡學彬也跟著會勘現場,瞭解展演動線,學彬是大我最年輕的導演,幾乎知道每位鄉親背後的故事,也懂得如何抓到最關鍵的瞬間影像。

為求安全,須有十二位志工圍成無形的防護線,既須淨空群眾演員的行進動線,又須考慮到媒體記者的拍攝角度,以及市民觀眾的觀看位置,這部分,由志工大隊長許育嘉指揮調度。

育嘉是夏潮聯合會副會長兼秘書長,同時也是《兩岸犇報》總編輯,是這場活動的協辦單位,動員了七十位志工,其中包括廿位大陸學生。活動前半個月,陳福裕會長下達動員令,夏聯會整個動了起來,育嘉扛起整個後勤指揮工作,活動當天,他帶著七十位志工默默付出,任勞任怨。
12月11日當天的活動前彩排,於九點廿分完成。

十點前,富邦文教基金會楊順美總幹事和鈕承澤、王育麟、劉梓潔三位導演先後抵達,他們也將參與這場行動劇,工作人員僅簡單告知,和所有參演者一樣,他們只須扮演自己。

展示會籌辦之初,富邦文教很快地挹注捐款,讓活動得以落實,楊總幹事並對我們鼓勵有加;後來因預算追加,元大文教基金會楊荊蓀執行長及大眾教育基金會簡明仁董事長二話不說地補足了預算缺口。這些基金會提供支助的過程,並未要求什麼正式提案,很快就做出決策,讓大我的伙伴們充分感受到他們關懷弱勢、參與公益的熱誠。

豆導(鈕承澤)在半年前看到《我不只是一個人》系列短片,當時他就主動告訴大我的伙伴:「無論需要我當志工,或需要我做什麼,只要說一聲!」展示會日期決定後,豆導因籌拍新電影之故,往返於兩岸之間,大我只能透過簡訊跟豆導聯繫,邀請他參加,豆導先後回了簡訊:「爭取參加!」「不客氣!我想去!」直到展示會前一天,我們猶不知豆導回到台北了沒,卻已收到他的簡訊:「明天見。加油!」

王育麟導演、劉梓潔導演則早在我們的邀請之列,只因他們也是大我的志工。育麟是《我不只是一個人》系列短片的導演之一,上山下海,從不言苦;梓潔自始即關注大我的種種活動,還頻繁地和大我伙伴們一起到東埔作田野調查、討論題材。育麟、梓潔毫不猶豫地參加展示會,他們和豆導一樣,既是貴賓,也是志工。

參與1211活動的全體志工,他們的實踐熱忱,是本次活動最豐饒的資產之一。災區同胞的奮起,激勵了他們、感召了他們。他們就像是一支沉默的部隊,不想多說什麼,就只想做些什麼。

凌子婷率領的精鼎公關團隊,從二個月前即開始協助規劃、義務執行,補足了我們在舉辦活動上的經驗缺口;詩人施善繼,活動前幾天因晨間運動摔跤,跌傷臉頰,只因一通電話請他來幫災區鄉親打打氣,他就來了;其實,施大嫂曾淑霞也到了,她早就報名志工,負責義賣攤位;遠從花蓮抱病趕到台北的林正慧,系列短片的攝製她幾乎全程參與,雲端市集她照例不想缺席。還有許多無法一一列舉的朋友,1211當天都穿上志工背心,穿梭於會場內外,發傳單、幫忙叫賣、自動補位,所有最吃重的庶務工作,他們全都扛了下來。

開幕式,終於要宣佈開始了。

它不是一個封閉式的劇場,也未曾經歴無數次排演才正式演出,參與者全都是沒有表演經驗的庶民大眾,說真的,直到這一刻,沒有人知道這場行動劇究竟能達到什麼效果?

十點十分整,在六龜農友們的齊聲吆喝中,巨石進場了,以《青年之歌》為始,《永隔一江水》為終,樂聲中,巨石不斷滾動,從廣場的這個角落滾到另一個角落......

這場大型行動劇,成功了嗎?

許多朋友說,很感動。

許多朋友說,他們好想掉眼淚。

對大我的伙伴們而言,卻彷若在滾動的巨石與推動的群眾當中,看見了這些景象:


世居阿里山的鄭春美女士,身上流的鄒族血液,讓她越挫越勇,即使莫拉克颱風毀了鄒族聖地達娜伊谷,她仍泰然自若,陪著族人走向未來之路......


世居六龜的阿甘姨,在荖濃溪谷渡過了她的青春歲月,如今仍昂揚地挺著腰身結結實實屹立於自己的土地上......

宋建華大哥,走過軍旅生涯,當過廚師,如今以六龜為家,與妻子一頭鑽入蓮霧嫁接與山茶製作的農藝生涯......

尹立中、張碧雲夫婦,守著三甲農地,從慣行農法轉做有機,坎坷跌撞,他們無非期盼著兒女接棒,有朝一日能以身為農民為榮......

曹秀雄、曹蔡梅夫婦,歴經數十年的坎坷農家路,成功轉向自然農法,不吝分享自己的成功經驗,只望更多農友一起結伴走向希望.....

還有阿坤班長,家在屏東三地門鄉,如今六龜落腳,穿梭於書法、花藝、及社區公共事務之間,每逢天災挫敗,總瀟灑一笑,從頭再來......

這些細數不盡的薛西弗斯們,無論成敗,無論未來如何,或許都像卡謬說的,他們早已超越了命運。

對眾多參與大我雲端市集的伙伴們而言,1211之後,巨石仍在滾動。

所以,如果問我們,行動劇成功了嗎?我們的答案是:當然還沒!


因為行動劇仍在持續當中,它是個現在進行式,一場恆久的現在進行式!

 

 

前往  巨石恆久滾動! ——大我雲端市集開幕行動劇的幕前幕後(上)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創作者介紹

我不只是一個人

dawogrou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