瑤君媽媽載著瑤君這一天,我們跟著瑤君一家回到泰武部落探望瑤君的VUVU(外婆)。

一回到部落,瑤君就像出籠的小鳥一般,整個人都活潑了起來,完全一掃之前心情不佳的陰霾。這也難怪,瑤君從小就跟著VUVU在泰武這個美麗的山村長大,水災後,泰武部落成了重災區,除了堅持不走的老人家外,孩子們都跟著學校「轉進」到了三十分鐘車程外的臨時校區去了。這讓原本就只剩下老弱婦孺的部落,更顯得冷清。

假日的泰武部落,多了很多人氣,除了像我們這樣的不速之客外,還多了一些跟瑤君一家一樣,趁著假日帶著孩子回家的族人。

一看到VUVU,瑤君立刻黏上去撒嬌,嘰嘰喳喳地說著一週內學校發生的趣事。瑤君的媽媽,也在一旁向她說明我們的來意。

聽到我們是來瞭解泰武國小古謠傳唱隊隊員的生活,VUVU高興地當場請瑤君高歌一曲歡迎我們。這個要求讓瑤君害羞得有點不知所措,連忙拉來恰巧路過家門的小學妹一同來壯膽。但即便是如此,兩個孩子不曉得是不是被我們大砲般的攝影機嚇到了,我們等了半天,還是等不到瑤君美妙的歌聲。最後還是VUVU開口,說要聽聽瑤君最新練唱的曲子,瑤君才認真的唱起來。

瑤君的聲音不大,卻很優美。一旁的小學妹還沒學會,只能用眼神為瑤君打氣。有些轉折,瑤君還把握的不是很好,但是在VUVU的提示、帶唱下,這個小小的瑕疵,竟然變成了祖孫兩人的二部合唱。一曲唱罷,VUVU非常感動,眼眶泛紅。事後我們才知道,瑤君選唱的這首歌──尼優,說的就是對母親的思念。

瑤君與VUVU的歌聲,引來了部落裡同樣有著歌癮的老人家們。他們三五成群地向瑤君家移動,頓時,瑤君家門口,就成了露天音樂會。只不過,在這裡,歌手與觀眾的界線十分模糊,任何人都可以隨時轉換他的角色。

老人家的歌聲果然威力強大,原本還有些吵雜聲響的部落,隨著歌聲的響起,居然都安靜了下來。我們還看到一台摩托車,在經過瑤君家門口時,突然停下車子,熄火,年輕的男人就坐在車上,靜靜地聽完一曲,才滿意地騎著車子離開。

有的老人家,放不下手上的工作,更不想錯過這場災後難得的音樂聚會,就這樣一邊做著手上的工作,一邊和著節拍輕輕地擺動著身軀。

這一幅幅的畫面,彷彿告訴著我們:在部落裡,歌謠是歷史,歌謠是傳承,歌謠更是生活。

溫暖的陽光,斜斜地灑落在VUVU們的身上。

這一天,我們聽到了最美妙的歌聲。

這一天,我們看到了最感人的祖孫情。

這一天,我們終於瞭解古謠傳唱在部落的意義。

這是在出發時,我們想都沒想到的意外收穫。

泰武部落 經常看到路旁席地而坐聊天唱歌的vuvu們
 湯田vuvu

在露天音樂會中經常領唱的湯田vuvu,
其實是泰武部落中,查馬克老師採集歌謠的對象。

在舊泰武校區練跑的瑤君
回到被判為災校的泰武國小,快樂練跑的瑤君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創作者介紹

我不只是一個人

dawogrou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